主页 > 生活聚焦 >中共新一轮扫黑除恶目标到底针对谁 >

中共新一轮扫黑除恶目标到底针对谁

中共新一轮扫黑除恶目标到底针对谁

中共三年“扫黑斗争”即将开始第二轮、第三轮督导,重点是“打财断血”。图为2010年10月23日,中国重庆市,公安人正在驱赶一位手持请愿条幅的老妇人,据这位老妇人称,她的两个儿子遭“黑打”

中共2018年1月发起,为期三年的扫黑运动迎来“中考”,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近期在扫黑督导动员会上重提“严打”,并提出了新一轮扫黑督导重点——“打财断血”。中共的扫黑最新动向,泄露出的秘密令人心惊。

中共“扫黑除恶”主要打击谁

中共2018年1月发起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斗争了一年多,全国各地从一线城市到乡镇街头,“扫黑除恶”的标语屡见不鲜。

全国扫黑办今年1月初称,截至2018年12月底,第一轮的10省市均已整改完毕。期间10省市打掉涉黑犯罪组织100个,摧毁恶势力犯罪集团1129个,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49.43亿元。中共公安部宣布的“成绩”则更吓人:截至今年1月,已打掉黑恶势力团伙6800多个。

全国扫黑办主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今年3月、4月多次在扫黑督导动员会上提出,扫黑斗争第二轮、第三轮督导的重点是“打伞破网”和“打财断血”。陈一新称,截至今年3月底,已起诉涉黑案件共计14,226件,涉案79,018名人员。

只是,中共扫黑的恐怖战绩和杀气腾腾的口号,到底针对谁?

中共在2018年1月《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称,是为了“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

不过,公安部门发布的“全国扫黑除恶重点打击的12类对象”,透露了扫黑除恶真正和主要的目标。

中共新一轮扫黑除恶目标到底针对谁

中共公安部门贴出的“全国扫黑除恶重点打击的12类对象”(网路图片)

第一类是“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第二类是“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的黑恶势力”。最后一类是“违反信访条例,组织策划煽动信访人员非法上访、无理上访、缠访闹访等严重扰乱单位秩序、社会秩序的幕后组织者、操纵者”。这十二类中,不仅所谓“威胁”政治安全的目标被列为首要打击对象,更是有一半(六类)与民众维权有关,包括选举、征地及上访。

浙江省嘉兴公安局2019年3月还专门在微博、微信等社媒上宣传“扫黑除恶!看到这12类对象,请举报!”。

旅居美国的中国着名法学家程干远担心“扫黑除恶”是1983年邓小平发动的“严打”的翻版,是严重践踏法治的行为。他表示,“扫黑除恶”又让人想起2009年薄熙来在重庆发动的“打黑专项运动”。“你如果没有后台,就要被找一个罪名,说你是黑帮,把你抓起来判刑,然后把你的钱没收了。”

有评论认为,中共通过反腐威慑了官场,现在又要用“扫黑斗争”来威慑社会,同时还可以罚没“涉黑”资产在财政上救急。

“扫黑斗争”刀锋指向基层和民企

实际上,去年1月24日,党媒新华社一篇《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一字之变有何深意?》文章早已泄露了扫黑斗争的秘密。

文章称,扫黑必须打“黑伞”,基层“拍蝇”是关键。这是说,中共定调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就是基层腐败,这次扫黑,只“拍蝇”,只扫基层“黑伞”,所以中共中高层官员不必惊慌。

回顾中共近年来的反腐和扫黑运动,自从2017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原市委书记孙政才被立案后,中共再无副国级高干落马,就已经透露出中共的斗争风向。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以腐败治党治国,像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等江派高官个个贪污千百亿,如今全国遍地是贪官;贪腐官员的财富哪里来,只能是巧取豪夺,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不过,既然中共“反腐斗争”放过了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等高层头目,“扫黑斗争”的刀锋当然就只会指向基层的“苍蝇”、异议群体,以及怀璧其罪的企业家。

新华社文章特意指出,黑恶势力大多以“公司”形式、依託经济实体存在。这意味着,“扫黑”的主要对象之一,就是公司,或者说是民营企业。

大陆着名经济学家向松祚2019年4月初接受港媒《信报》专访时透露,今年两会期间,中共最高检一名副检察长披露说,某省排名前100位的民营企业家,竟然有40多位被抓走。向松祚称,民营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难以得到保障,是中国经济恶化的原因之一。

巧合的是,向松祚的言论余音尚在,4月9日,上市公司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涉嫌故意杀前妻被批捕。4月10日,深圳公安局扫黑办通报,中科创集团创始人因涉黑被捕。

抛开这两起个案的具体情形不提,在中国大陆民营企业家向来是个高危职业。从中共窃政初期的“三反五反”,到2009年薄熙来重庆打黑运动,再到如今全国轰轰烈烈的扫黑斗争,民营企业家都是任中共鱼肉。《2017企业家刑事风险分析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被定罪的中国企业家(2,292人)中,民营企业家(1984人)佔比高达86.6%。

扫黑办主任陈一新近期强调指出,第二、第三轮督导重点之一是“打财断血”,其中透露出的讯号,令人不寒而慄。

打谁的财,断谁的血?中共“扫黑”最新指示——打财断血,被外界视为实际是“打财榨血”,相当于给各级政府点明了,可以对“涉黑”企业家们下刀子,明目张胆的谋夺财产。

扫黑除恶,谁是真正的黑势力

在中国大陆,从城管到强拆,为抢劫百姓的土地、财产,官方僱用黑社会打人、害人;警察非法抓人的事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扫黑除恶,谁是真正的黑恶势力?

太子党罗宇2018年2月在给习近平的系列公开信中曾直指中共就是最大的黑帮,他说:“要扫黑,首先要问黑从哪儿来?从共产党来。谁来扫黑?共产党来扫黑。以黑扫黑,能扫出什幺结果?现在中国的公检法就是黑社会,杀人越货,比着黑。”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4月4日报导称,湖北省公检法塌方式涉黑和腐败。2018年以来,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调查公检法司等部门案件1025件,其中公安部门646件。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王晨,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孙光骏,武汉市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周滨,黄冈市公安局原局长汪治怀等纷纷落马。

该报导称,公检法+政法委竟然都涉黑,都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这一点“非常罕见”。不过,中国网民们的评论相当一致:“哪个省乾净?只是湖北的包不住了”,中共“没有最黑,只有更黑;没有最腐败,只有更腐败”。

讯号显示2019民企或迎来“扫黑”恶浪

中共第一轮扫黑斗争中,10省市处置“涉黑”资产49.43亿元,数值与高官们动辄贪腐成百上千亿元相比似乎不算多,但放到现实中,背后内涵令人心悸。

以薄熙来打黑为例。曾遭薄熙来“黑打”的大陆律师李庄披露,薄熙来“打黑”期间,公安没收至少上千亿的民企财产,但重庆财政局负责人透露:入库只有9.3亿左右。薄熙来三年打黑,成百上千名企业家锒铛入狱,家财尽失;据《联合晚报》消息,期间重庆抓捕逾5万人,判刑1万7千多人。

在中共第一轮扫黑中,被黑掉的49亿“涉黑”资产背后,到底有多少无辜的企业家家破人亡,又有多大规模的企业和个人财产被“打财断血”?

可以预见,中国民营企业家们在经历了2018年“国进民退”的狂风暴雨后,正迎来2019年“扫黑除恶”的惊涛骇浪。

Redmi K20 Pro尊享版发表 S855+搭机甲新颜色

Redmi K20 Pro尊享版发表 S855+搭机甲新颜色

小米旗下红米品牌昨日(9/19)发表 Redmi K20 Pro 尊享版,从原有的 Qualcomm

Redmi K20 Pro红米旗舰发表 K20台湾引进但型号

Redmi K20 Pro红米旗舰发表 K20台湾引进但型号

小米旗下的红米子品牌今日(5/28)在北京发表 Redmi K20、K20 Pro、7A 三款手机,

Redmi Note 7系列全球销售2千万台 Note 8即

Redmi Note 7系列全球销售2千万台 Note 8即

小米旗下的红米系列在 2019 年初,以「Redmi」品牌型态持续推出产品,不单只有智慧型手机,还推

Redmi 展示首张 64MP 超清照,单张大小达 20MB

Redmi 展示首张 64MP 超清照,单张大小达 20MB

Redmi 手机过去以 4,800 万画素解析拍摄为卖点,该品牌稍早宣布将正式步入「6,400 万四